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花道长的名字

那些绑匪赶紧爬起来仓皇逃窜,上了面包车离开了这里。

丁宁看着绑匪离去,心里不禁松了口气,而黄思琪母女俩的脸色也缓和下来,一脸懵逼的看向丁宁。

“婶……嗯,那个,你们没事吧?”丁宁本来想开口叫黄思琪婶婶的,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。

毕竟现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,盲目暴露自己的身份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不过黄思琪如果真的在为自己祈福,那么他就要考虑得更加周全,也不知道除了黄思琪以外还有什么人在乎着自己,还有谁是想弄死自己的。

“我们没事,谢谢你,你……”黄思琪看着丁宁的脸,,突然就陷入了回忆当中。

黄思琪很快认出了丁宁,问道,“你……那不就是上一次跟我们见过面的丁宁吗?”

“嗯,对的,是我。”

“啊!原来真的是你,刚才我见你的时候就感觉很熟悉,刚刚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!”黄思琪说道。

“没事,我就算恰好路过,听到了你们的呼救声才过来的,你们没事就好。”丁宁点了点头。

黄思琪犹豫了一会儿,叹息道,“小伙子,我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们,要不这样,你跟我们回去吃顿饭吧?也算是我们感谢你一番。”

“阿姨,这个就不用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,回见!”

说完,丁宁便坐上电梯离开了,他终究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。

“简直太像了……”等到丁宁走后,黄思琪喃喃道。

“妈,你在说什么?什么太像了?”丁绫问道。

“唉……这个小伙子跟你那个建国伯父的儿子很像,小时候我去过花海市看望过他们,也见过那孩子,虽说年纪小,但是还能一眼认出来,只可惜你伯父他们一家遭受到了不幸,这才导致当年的孩子不见了,也就是你的堂哥。”

丁绫听到这,有些愣住了,虽说自己也没有见过丁建国一家,但是她对这一家人心怀感激,因为当年他们家也受到了丁建国一家的帮助。

也正是因为他们跟丁建国一家交好,在当年的事情帮了他们说话,才会被丁家赶出内部家族,来到外部家族做生意的。

黄思琪叹了口气,说道,“我们赶紧回去吧!”

“好!”

丁宁回到了商城里,找到苗水牛和花道长的时候,他们正在一家汉堡店,两人点了一大堆吃的摆在桌子面前,就像饿死鬼投胎一般狼吞虎咽的。

苗水牛看见丁宁,立马喊道,“大哥!这里!”

“好兄弟,结果如何?是不是把那姑娘拿下了?”花道长一边说着,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塞着薯条和鸡块。

“对啊!大哥,你怎么就回来了。”

“你胡说些什么呢!我不过是追上去问了点事情,怎么就成了去勾搭姑娘了,你们两个吃那么多,担心撑死!”

“不会的不会的!”

丁宁淡淡的看着这个胖道长,越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,居然能够提前预知母女俩会遇到危险,而且还能知道黄思琪为自己祈福的事情。

唯一能解释得通的,要不就是花道长对丁家了如指掌,当然不仅仅是丁家,还有都城的其他家族,要不就是跟自己的师父一样能够窥探天机。

“你们两个赶紧吃,吃完我们就去买衣服然后回酒店。”

“好的好的!”

三人各自去买了套合适自己的西装,丁宁跟这两人的画风都不一样,那两个选的是花花绿绿的西装,戴上墨镜那叫一个拉风,丁宁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点,别太引起别人的注意了。

很快,时间来到了晚上。

丁宁在此期间也是收到了盛沐兮和邵虞萱的邀请,让他一起去参加龙家老爷子的寿辰。

可是丁宁身边还有这两个家伙,总不能抛弃他们选择跟其中一个去吧。

“两位好兄弟,咱们赶紧出发吧!再晚点可就吃不上热乎的了。”花道长满脸期待的说道。

“胖子,你跟我们都混得那么熟了,难道不应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们吗?”

闻言,花道长咧开嘴笑了笑,说道,“哎呀!名字什么的都是浮云,不过是一个称呼,,你们叫我花道长就好,叫胖子也行。”

“切!说到底还不是不相信我们,算了算了,今天晚上我们还是各去各的,井水不犯河水,只可惜我最近还想入手一些宝贝,唉……只是没有卖家啊!”丁宁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“诶诶诶!丁兄弟,你这可就不厚道了,道长我可有很多宝贝,只要你说,我就能给你拿出来。”花道长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“我才不相信你,你不也不相信我们吗,既然如此,那也就算了。”

“嘶……你这……”花道长犹豫了一会儿,为了钱他还是豁出去了,说道,“算了算了,告诉你们也无妨,本道长的大名叫花满楼。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坐在那边的苗水牛听到这名字,立马就把刚刚喝进嘴里的果汁喷了出来,显然是被呛到了。

丁宁也是嘴角抽搐着,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花道长,这家伙……叫花满楼?难不成他还有个梦想是开一家青楼?

见两人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自己,花满楼质问道,“你们两个看什么呢?世间也就只有这样的名字能够配得上本道长这完美的人了。”

“我可去你的,就你?花满楼?那我岂不是可以改名成陈世美?”

“去去去,一边去,我也告诉你们了,爱信不信。”

“那好吧!花满楼,花道长,收拾一下我们就该出发了。”丁宁说道。

现在他们也不管花道长是叫花满楼也好,还是叫花满家也好,这都不重要,毕竟名字也只是个称呼罢了。

三人来到了楼下,丁宁准备在路边打辆出租车过去。

花道长立马喊道,“等一下!”

“你干嘛,又抽风?”苗水牛一脸不权,显然是想打人了。

“你们两个一看就是没怎么参加过这种大要会的人,一点排面都没有,怎么说咱仨也能算得上是都城三大才子,那座驾不得威风一点,像什么林肯那样的。”

喜欢我的七个姐姐扶弟魔请大家收藏:()我的七个姐姐扶弟魔新更新速度最快。